阅读历史
换源:

part446

作品:土拨鼠拨土|作者:吉诚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4-16 07:00:43|下载:土拨鼠拨土TXT下载
  part446

  孙颖晨死死的闭上眼睛,听着他一遍遍的说着,心里面默念着,如果可以的话,我宁可我的人生之中从来都没有遇见你,因为没有遇见,就没有分别,也没有悲伤。她可以依旧在她荒诞的人生之中过着漫不经心的生活,不至于这么大风大浪的最后还要面临着失去。

  还有三天,还有三天,孙颖晨就要去国外手术了,这样的三天就像是一个生锈的锯条,在慢慢的割据着彼此仅存的理智。

  晚上十一点十分,孙颖晨和白思渊都有些红肿的眼睛,他们似乎从来都没有如此哭的痛快。

  “白思渊,如果我的手术注定是一场有去无回的魔咒,我想要和我的好朋友醉一场。”孙颖晨看着白思渊,白思渊没有说话,孙颖晨将头靠在白思渊的肩膀上:“我知道你担心,没关系,我们一起去啊,毕竟今天是我们领证的日子,周淼一个开酒馆的,理所应当请我们喝最贵的酒。”

  “好。”白思渊知道孙颖晨和周淼的感情,如果生命真的要和她再开一次玩笑的话,那这三天能够见面的次数恐怕真的有限,他不能阻止孙颖晨去做一些傻事,因为那都是孙颖晨自己的权利。

  白思渊虽然没有办法理解孙颖晨和周淼的感情,但是他愿意尊重她。

  这个时间的酒吧依旧是人声鼎沸,进进出出的小年轻脸上写满了亢奋和无奈。

  孙颖晨拉着白思渊的手走进燃酒吧的时候,周淼正坐在调酒桌前面的高脚凳上沉思,而一旁的李瑾在招呼着客人,那热络的样子,根本看不出来李瑾是一个内向的人。

  李瑾是第一个看见孙颖晨的人,笑着走了过去打招呼:“今天是什么风,海澜的太子爷也下榻我们这里。”李瑾就是这样的人,他说什么话都随着心情,因为尽管是灯光灰暗的酒吧,他还是看见了孙颖晨红肿的双眼,李瑾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直觉告诉他,孙颖晨的眼泪应该是因为白思渊吧。

  虽然李瑾不了解白思渊,但是孙颖晨和白思渊的事情,他好歹也有耳闻。

  孙颖晨却笑着在李瑾的胸口轻轻推了一下,说:“周淼呢。”

  李瑾脖子朝着后面扭了一下,示意她周淼在那边坐着。

  孙颖晨笑着说:“知道啦,我们有机会再聚。”

  李瑾一时间愣住了,他突然没有明白孙颖晨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是他还是笑着回答:“好啊。”

  孙颖晨放开白思渊的手,快步走了过去,然后不由分说的抱住周淼的身子,周淼不知道在想什么,突如其来的被一个人抱住,她下意识的却是想要伸手推开,可是她突然听见抱住她的人说了一句:“是我。”

  仅仅是两个字,周淼就飞快的认出来抱着她的人谁了。

  周淼没好气的说:“你这个大忙人,怎么想起来我了,不是和你的白思渊蜜里调油吗?”

  孙颖晨放开周淼,却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,然后手自然的换上了她的胳膊,笑着说:“周淼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。”

  这样的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周淼听着挺刺耳的,但是她却没有说话。

  孙颖晨傻呵呵的笑着,继续说道:“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了,我想,如果我的人生走到尽头了,我也可以自豪的说,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叫周淼。”

  周淼看着她,不明就里的说:“你还没喝酒呢,怎么现在就开始说胡话了。”

  孙颖晨看着周淼,目光恳切,但是眼底却是含着笑意的:“我今天结婚了,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过来你这个好姐妹这里,喝最贵的酒。”

  周淼一怔,没想到孙颖晨还是和白思渊扯证了,她回头看了一圈,最后看见白思渊十分安静的坐在沙发上,安静着,如果没有人大张旗鼓的嘶吼着这里坐着的人是白思渊的话,恐怕根本没有人注意他吧,但是白思渊这个时候的安静,莫名的让周淼感觉到了一丝悲伤和难过,她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情绪是不是白思渊带给她,但是她的确可以感受到白思渊默不作声之下的悲伤。

  周淼回头看着孙颖晨,说:“你结婚了,怎么想起来我了。”说着,周淼指着最中间的酒,说:“调一杯,好不好喝不重要,要贵的。”

  调酒师笑着,然后转身去拿酒,那动作娴熟的,行云流水。

  “你今天结婚了,我真的替你高兴,你多么爱白思渊,我是应该最知道的。”周淼说着:“你说人生多么奇怪啊,我是最最最看不上白思渊的,可是他还是把你娶了。”周淼不知道那种情绪突然袭击了她,她突然转头看着孙颖晨,说:“你之前那么神秘,每次见你都是神神道道的,你说,是不是密谋着和白思渊结婚的事情,就害怕提前声张了,你的幸福就被破坏了。”

  孙颖晨根本不理会周淼说的这些酸话,她只是笑着说:“周淼,我今天来你这里,其实下了很大的决心。”

  周淼冷笑一声:“你结婚了,告诉我还要下定决心,孙颖晨,你有没有真心把我当成是朋友啊,我周淼还是不是你最好的姐妹了。”

  孙颖晨看着她,摇头,说:“周淼,我有可能会死掉。”

  周淼听着她说这样的话,狠狠的说了一句“操”!但是看着孙颖晨的表情根本不是在开玩笑,她死死的看着孙颖晨,再次回味刚才她说的那句话,问了一句:“孙颖晨,你把话说明白,什么叫会死掉,我们所有人都会死掉,那不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吗?你现在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
  周淼有些急了,毕竟有些话,她是不希望听见的,而且永远都希望听见孙颖晨会开口说这样的话。

  虽然这应该算是周淼的小小的前半生吧,但是她经历的分别和痛苦难道还不够少吗,她不希望这样的分别会降临到孙颖晨和自己的头上,她会受不住的。

  孙颖晨却笑着,微笑的眼睛里面却留下了眼泪:“我脑子里面之前的那个血块,已经严重压迫了我颅内的神经,我时常会头疼,现在越来越严重了,我去过医院,医生说,如果我不开颅手速,我就会死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