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两百三十二章 大胜!

作品:素手匠心|作者:沈碧瓷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4-17 06:43:22|下载:素手匠心TXT下载
   匪首眼睁睁瞧着自家兄弟损伤惨重,徐三所率的骑兵无论骑术、战术还是刀箭上的功夫,都比自己所见过的精锐还强上几分,正自奇怪这是哪儿来精兵,却见徐裘安在火枪的掩护下一马当先向自己冲了过来。

  他从来对徐三混世魔王的称号不屑一顾,只觉他不过是个靠祖宗余荫混吃混喝的纨绔子弟而已,此时见到他一张俊美无俦的桃花面煞气四溢,眼中俱是兴奋与凶悍,惊得浑身一颤!

  那明明是头狼!还是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恶狼!

  他年轻时在军中常听闻徐达的威名,今日在他孙子的身上,仿佛见到了一代名将的风采!

  忽然间想到了什么,失声叫道:“徐达的铁骑,那是徐达的铁骑!”

  徐三大笑道:“你醒悟得太迟了!”

  匪首被徐三的气势为迫,却不愿逃走。他执弓道:“徐裘安,今日本将军就与你一决死战!”

  紧要关头,他连掩饰身份都忘了!

  几名亲兵眼看徐三一副擒贼先擒王,于三军之中取将首级的凶悍必杀之气,立即掉转所有弓箭手向他扫射!徐三的铁卫执盾紧紧护着他,虽有受伤也不致命。徐三越逼越近,直到匪首已经在他角弓的射程之内,果断的拉弓疾射三箭,从小苦学的武艺终于在生平第一场恶战中发挥得淋漓尽致!

  一道刮得脸痛的劲风掠过,匪首惊恐的瞪着自己手上引弓未发的箭从箭矢开始被第一箭剖开,第二箭直刺入胸口,第三支箭击在前一支箭的箭尾,强大的推力令将第二支穿胸而过!他不可思议的望着箭尾羽翎,身体慢慢的向后倾倒。

  “将军——”

  “撤!快撤!”另一名副将再顾不上太多,抱住将军的身体扛在自己的马背上,抹把脸道,“不要恋战,快走!”

  铁卫的火枪弹药已经用罄,再晚一刻钟,战局就要生变!

  假模假样的追了群匪一会儿,徐三率部回军清点人头。

  “藏好啊,别露出来吓人。”这仗打得徐三觉全身舒畅,直想仰天大笑!“陛下说得一点都不错,爷还真有点祖父的风范!”

  铁卫相顾失笑,却也忍不住夸赞他:“三爷有勇有谋!属下佩服!”

  “勇有是些的,谋嘛——”他嘿嘿一笑,“那还是白棠厉害!”

  翘首以盼的白棠眼见徐三神气活现的率众而归,耳朵里登时灌满了响雷般的呼喝声!紧绷的心弦一松,脚却有些软了。

  大胜而归!

  此时天色微亮,徐三蓝衣银甲,潋滟的眉眼与逼人的英气揉成无双的风华,恍若神将降临。瞧得诸人由衷的生出敬畏之情!这一刻,大伙儿才真正将他当作了徐家的人,徐达的子孙!

  徐三跳下马,大步到白棠身边,笑道:“幸不辱使命!”

  谁tmd让你亲自上阵了?

  白棠轻轻哼了声:“匪首死了?”

  “中了我透胸一箭。不死也难。”

  经历过战场的少年隐隐和过去有些不太一样,白棠觉得他的眼中多了份说不出的自信和从容,整个人仿若一夜长大,再不是南京城里纵马横行的混世魔王了!

  白棠装作不经意般的问了句:“没受伤吧?”

  徐三对他眨了眨眼睛:“——要不要进我帐篷里检查下?”

  白棠抿紧唇:他刚才一定是错觉!绝对是错觉没错!

  “白棠,”徐三在他耳边轻语,“你知道我在袭击他们的时候在想些什么么?”

  白棠也觉好奇,瞥了他一眼:“什么?”

  徐三裂嘴直笑:“我在想,爷不能死。爷不能让练白棠给爷戴绿帽!”

  白棠怒极!还没睡过他呢,就想着用三从四德对付自己啦?他阴阴的笑道:“彼此彼此。”

  你丫若敢招蜂引蝶,本公子一样照休不顾!

  劫后余生的人们欢呼了一阵,立即赶到森林里寻回妇孺孩子。

  直到天大亮时,人才渐渐到齐了。

  白棠好不容易见到苏氏的人影,却不见白兰,心脏一跳:“娘,白兰呢?”

  苏氏扶着大伯的妻子许氏,心急如焚,终于哭出来道:“她在逃跑时和我们失散了!”

  白棠头一晕,咬牙道:“不是让刘大熊护着你们逃走的么?他人呢?”

  “他去寻白兰了。”苏氏从没这般着慌过,眼泪乱流,“上一秒她还在我边上,我一回头,她就不见了!”

  徐三扶住白棠,冷静的问:“当时您身边还有谁?”

  苏氏闭着眼想了会儿道:“何妙莲一直跟在我后头。还有高家的夫人。她身体不好,走得慢。我想她将来是白兰的婆婆,所以和白兰照顾着她一块儿走!”

  高家的夫人,郑氏?

  白棠忙奔到高家的马车边问:“高先生,夫人回来了没?”

  高岑也正着急:“没有!我们正准备去寻她!”

  高鉴明带着绳索等工具下车招唤自家的人手吩咐道:“我娘身体不好,可能晕在半途中滚到何处也有可能。大家仔细些找!”

  白棠突然想起,怎么今夜乱成这样,之前也不见高鉴明出来帮把手?

  他拉着徐三转身就走。

  “怎么了?”徐三不解的问,“趁着机会大伙一块儿找人不是挺好?”

  白棠咬牙道:“姑娘家失踪过的名声很好听么?反正有你的铁卫在,我就不信找不到人!”

  徐三嘿笑:“那是!找到白兰让他们偷偷藏着送回来,保管不露半点风声!”

  他们正议论间,突然听到一声惨呼:“夫君,夫君——不好了——”

  高岑与高鉴明又惊又喜:是郑氏!她回来了!

  高鉴明飞奔着冲向她,扶着她叫道:“娘,你总算回来了,我们正准备去找你呢!”

  郑氏捂着胸,猛的一阵咳嗽后喘过气道:“鉴明,出、出事了!”

  高岑赶来,皱眉问:“出了何事?”

  “练家小姐,白兰她——她被——”

  “闭嘴!”高岑面色突变!他几乎已经猜到郑氏要说什么!白兰必定是出了意外!但绝不能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来!那是要害死人家姑娘的!何况这个姑娘,还是自家未来的儿媳!

  即便如此,还是有人听到了大概,谁让郑氏的声音实在不轻!

  白棠攥紧了徐三的胳膊,恨意如狂。

  练绍荣兄弟也听见了,一起围了上来。

  “高夫人本就体弱,又颠簸了一夜,身体怎么受得住?”徐三淡定而冰冷的瞧着郑氏,“快送进爷的帐篷里好好歇息!”

  高鉴明忙道:“不用,我们有马车——”

  几位身上血迹未干的铁卫已经默默的出现在郑氏身边,前后左右包围着她,郑氏心一慌,剧烈的弹跳起来。只听徐三冷淡客气的道:“夫人,不用他们扶你吧?”

  高岑这时候也顾不得太多:“楞着干吗?快扶你娘进去!”

  练绍达气得脸都绿了:“白棠,我早提醒过你,小心郑氏做手脚——”

  白棠回头瞪着他:“何氏呢我娘说她一直跟在后边,她回来了么?”

  练绍达猛跺脚,面孔又由绿转白:“早说呢!我现在就去问她!”说完足不点地的跑了。

  白棠看渣爹对白兰倒一直真心实意颇几分疼爱,心中不由微暖。想来原主出生得不是时候,才让练绍达这般厌恶的吧!

  温暖的帐篷里,高氏不等人问话,就一五一十的交待了前因后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