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063说清

作品:皇后在位手册|作者:鹦鹉晒月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4-17 06:56:31|下载:皇后在位手册TXT下载
  “父……”端木徳淑想说都是自己考虑不周,不该在陆国公府乱来,求父亲绕过她这一次,以后再也不敢了!

  “跪好!”徐千洌冲着徐子智而去。

  可徐子智本身就跪的好好的,端木徳淑立即明白这是说自己,眼睛通红,跪着不敢再吭声。

  徐子智见状心中的恼怒不受控制的往上冒,小仙做错了什么!写封信表达思念触了他哪根神经!他们新婚夫妻,不说话他就满意了吗!

  徐知乎冷静的开口:“这件事与她无关,所有的错都是因为我自控力不足,她身体不适,请父亲允许她回去。”

  端木徳淑急忙开口:“不是,是我的错,我不该自作聪明,我——”

  徐知乎突然开口,声音尽量温和:“不是那件事,是我在公务上出了错,母亲在后面,你先过去。”

  端木徳淑闻言茫然的看向父亲。

  徐千洌的目光能冷出渣来,死死的盯着徐子智!翅膀还没长硬就想着护人!也不看看他是不是自身毫无破绽可言!“你种种行为自身难保!有什么资格开口为别人求情!”

  端木徳淑见状,再不敢多动,诚惶诚恐的跪在一旁,完全不名表了出了什么事,公爹为何如此生气!

  徐知乎不想小仙听,她刚刚嫁过来被婆家指责一句,以后怎么做人:“先让她走,有什么我们私下说。”

  “先看看你自身有没有让人信服到跟我谈条件的理由!”徐千洌盯着徐知乎。

  徐知乎深吸一口气,转过头,不说话!

  端木徳淑战战兢兢的跪着不敢吭声。

  徐千洌看着徐子智的样子心里不屑,一个被女人牵着鼻子走的人有什么资格承继他徐家的家业,与昏君有什么区别!

  徐千洌站正,目光冷肃的扫过他身边跪着的端木徳淑,心里的不屑一闪而逝,身为女子,不知督促夫君上进,满脑子情爱私语,端木家就是这样教导长女的!出来祸害人是不是!

  他尽心栽培徐子智,若是徐子智让他失望,他也定然大义灭亲,徐家不会落入这种仰仗女人鼻息唯命是从的男人手里!

  徐千洌立正开口:“把夫人叫来。”

  李岁烛不一会便到了,本不想管父子两事的目光落到端木徳淑身上时,顿时多了几分凝重,说话也谨慎了些:“怎么了?”果然徐子智脸色不好,也是,端木徳淑跪着呢,他心情能有多好。

  徐千洌不会自降身份教训端木徳淑:“把她带后面去,好好教教她什么是妇徳、妇行!”

  端木徳淑的眼泪瞬间顺着眼角流下,公爹的指责太沉重,让她害怕之余还有几分委屈,她是不该自作聪明,可她也及时通知了婆母,她……

  想想婆母对自己的好,端木徳淑认下来,不说话。

  徐知乎心被人挖了一般,偏偏这个人是自己的爹!徐知乎看向母亲:“请母亲先带徳淑出去。”

  李岁烛见状,看了徐千洌一眼,知道是有事了,把话说这样重,想来跟端木徳淑脱不了关系,但什么事?明心堂的事?若是那样,徐千洌这样都是轻的。

  李岁烛心里叹口气,这件事能说是徐千洌错了吗?李岁烛让阿土扶了端木徳淑去内堂。

  徐知乎顿时看向父亲:“不过是一封信,父亲何至于发这么大脾气!”

  “只是一封信吗!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每天在前书房待多久!这几天早晨又什么时辰出的门!今天下午你正是了不得了,直接早退跟着你夫人一起回府!我还该赞你一声顾家舍业不成!”

  “父亲是要跟我谈国务!衙门的事我是安排好才出来,截至目前为止可有出什么纰漏!前书房可以读书,青竹院一样有小书房,不必拘泥于必须是哪里,孩儿没成婚的时候多在前院待一些实属正常,可如今孩儿成家了,多看顾一下初来乍到的徳淑有什么错误,难道我管都不管她,就是大丈夫所为!”

  “强词夺理!我有让你不管她吗!照看你夫人本来就是你该做的,但你自己有没有做多,做了多少你心里不清楚吗!”

  “是又如何,我对她不想只是趋于表面的相敬如宾,我想我们夫妻感情甚重有什么不对!”

  “你!你——”

  “父亲何须如此生气,还是父亲觉得一封信、一位比较信重我的儿媳妇就会让我一蹶不振!那父亲也未免太小看人!”

  “我倒想高看你!你给我机会了吗!你敢说你没有受一点影响,那样无耻的舒心都送提刑司了,你让我怎么想她!怎么想你!那是你们谈情说爱!男盗女娼的地方!”

  “父亲——”

  “你喊什么!是你先做了才有让人商惴的余地!无耻行径!你们有什么可狡辩的!”

  李岁烛皱眉,要将人往隔壁院里带。

  端木徳淑已经听见了,最后几句,公爹喊的很大声,不用说就是喊给她听的你,端木徳淑没料到是那封信让公爹看到了,此刻更是觉得没脸见人!

  李岁烛不知道还有这一出,她也算看明白了,今天这出哪里是冲徐子智去的,根本是冲端木徳淑来的,怪她不守妇道:“别往心里去,男人们懂什么。”

  端木徳淑没想到母亲会来安慰她,惊愕的看着徐夫人,她难道不觉得自己惊世骇俗,不觉得自己不守妇道,想想自己信里的内容被公爹看到,端木徳淑羞愤欲死!

  李岁烛担心前面再吼出什么不能听的内容,挽起她的手向后面走去:“多大的事,你公爹就是喜欢小题大做——”

  “你给我记住了!再让我发现一次,不是你滚出朝堂,就是她滚出徐府!”徐千洌对看不惯的行为,绝对不会留情!而且徐家他说了算,区区一个吃他家喝他家的儿媳妇,他还要给她留脸吗!

  端木徳淑顿时僵在原地!

  “父亲!——”徐知乎冷眼看向父亲!

  徐千洌不以为意:“我那句话说的不和你心意了吗!你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,你现在就可以脱了徐家的皮,带着你想粘着的人滚出去!”

  李岁烛看着端木徳淑苍白的脸,心顿时沉了下来,这是迟早的事,她只是没想到来的这样快。

  李岁烛不再跟端木徳淑客套,示意阿土送端木徳淑回青竹院:“你若是信任娘,就听娘的话,别乱想,不要慌,这件事为娘给你做主,明白吗?”千万别一恼之下,觉得配不上徐府回去要和离才好。

  “娘……”

  “好孩子,别跟你公爹一般见识,他身子不好,阿土,去吧。”

  李岁烛送走端木徳淑,转身回到房内,父子两正谁也不让谁的对峙着!子智还小,还不是当年历经几年后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畜生,纵然心里再不如意,也做不出弑父杀母的事,难得心里还有底线,有底线就好:“徐子智,你出去。”

  徐千洌顿时看向李岁烛:“你别以为!我不敢休了你!”他徐千洌自认对她不薄,她竟要致徐家与死地!给子智挑了这样一个妻子不说!还如此纵容他们胡来!他倒要问问,他交付了所有的信任,就因为感情上忽略了一二,她就让他满徐府陪葬吗!

  李岁烛神色平静,因为她懂徐千洌的心伤,这种无力感她上辈子经历了多念,心底的怨愤无处发解,所有人还觉得是她迂腐、她不对,太重规矩,没有成全人的宽厚!

  可所有人是不是忘了,规矩本事就是护着大多数人的,若是没了一个既定的条框,最先死的会是谁:“你先让他出去,我不想看到他。”

  徐千洌闻言盯着李岁烛,看她可有一句假话!

  李岁烛怎么可能说谎,若论厌恶那对夫妻,她敢说第一,谁能说第二。

  徐千洌沉默下来。

  徐知乎看向母亲。

  李岁烛摆摆手,现在还有良心关心她,就够了,求什么呢,或者说,他一直都是孝顺的,只是他的孝顺就和徐家人的感情一样,冰冷冷的表现着,或许最后一刻,他也很痛苦,家庭、深爱的女人面前要一再选择,没有让他喘息的地方。

  说到底,谁也不容易,最后闹到那个地步,徐府不除也不会有好下场:“出去吧,徳淑听了一耳朵正伤心,你去看看她。”

  徐知乎瞬间起身,可还是看着母亲,刚才父亲说……

  “去吧,我和你父亲能有什么事。”

  “子智对不起母亲。”

  李岁烛摆摆手,不想跟他多说,待他走后,李岁烛看向徐千洌:“还没吃饭吧?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!”徐千洌神色冰冷,李岁烛这次如果无法给他合理的解释,他定说到做到!

  李岁烛怎会不明白,这样的事,她若是被蒙在鼓里,也定然是要和离了这个儿媳妇的!

  李岁烛反问:“你想怎么样?和离吗?”

  “我没有那么说,只是听说你从来不管青竹院的事,她尚且是个孩子,是否需要你的教导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。”

  “看来你是连我也气上了。”李岁烛给他到茶杯:“你总说我自作主张,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儿媳妇或许就不是我要娶的。”

  徐千洌闻言看向李岁烛。

  李岁烛苦笑:“现在舍得看我了,坐,气伤了自己谁心疼你。”

  徐千洌没坐。

  李岁烛也不强求:“说起来,我最近一段时间是懒惰了不少,后宅不宁让你操心了,你把心里都用在子智身上,希望子智如你一般是一个仰不愧天府不愧地的男子,刚正如你,一心辅佐圣上,可是他是吗。”

  徐千洌脸上的愁思又多了一道。

  “承认自己家出了一个逆贼,谁心里也不好受。”

  徐千洌顿时看向李岁烛。

  李岁烛坦然而笑:“我这么说他,你不乐意了?”

  徐千洌又转过目光。

  “他是你儿子,却不是你,平日里我们只看到了他文采如何了得,小小年纪成就如何,想着他定能继承你的衣钵,可静下心来想想……”

  李岁烛坐下来,她是真想过的:“除了这些,我们还知道什么?他十年在外游历经历了什么?看到了什么?想到了什么?他的师父可有真心待他?可曾因为是小孩子不耐烦过?在外面是不是九死一生?是不是学了不好的东西,他具体都会什么、喜欢吃什么、、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,我们在乎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是,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可也要孩子愿意才是,谁家的婚事不是图一点,要不图女方知礼,要不图女方家世,但也都是两家愿意。

  端木家行事懒散,家中规矩更是松懈,嫡女又过于美艳,性子娇软,实在不是良配,可你有没有想过徐子智偏偏喜欢呢。”

  “怎可——”由着他性子乱来!

  “你先别恼,是,我是可以不应他,然后呢?娶一个我合心意的,你确定他就会顺从,就凭皇家死的这些皇子,你觉得他是逆来顺受的人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他若是婚事不幸,便懦弱到会自己憋着的人倒也罢了,可你觉得,你赋予他的身份,他的傲慢,他是那种对自己势在必得的东西让人染指的人吗!是,他当着我们的面肯定什么都不说!端木家的大姑娘还有什么好下场!好点的无非是被你儿子整怕了,容着子智将人养在外面,不好的,端木府赔上全府性命与你儿子鱼死网破,最后要不端木徳淑死,要么徐子智死!否则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别说什么他不是那种人!这就好比老鹰抓兔子,对自己看中的猎物,是说放手就能放手的吗!他手里又有让他为所欲为的能力,你敢说,你在朝中多年,没有因为微不足道的烦心事,让自己讨厌的人断送了仕途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前些天我带徳淑去宫里,没一刻宫凤梧宫便闹了起来,他就等在外面接我们,至于接谁,你心里没数,我心里还没数吗!皇后还没有怎么样徳淑呢,他就那么护了!你说的轻松,和离?!好啊!我看徳淑没什么好损失的,哭两年,父母安慰安慰,再婚也只是时间长短问题,可你儿子呢!按在手里的东西没有了!他再不再婚都是其次,他能咽下心里这口气!能让端木徳淑有好日子过!”

  “他……”

  “如此私心的逆子不要也罢!然后呢,你选谁?!你敢保证那个人没有私心!不会站在你的位置上迷失自我?!不会贪污纳垢、色令智昏!生灵涂炭!子智是不好,女色上分不清,可,也无非就是一个女人!不会在国务上胡作非为,端木徳淑又不是要天要地的性子,你真觉得换个人会比徐子智好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总说我纵容他,可你若说他贪图容貌,我也不是没想过找一些容色过人的女子给他为妾,他应了吗?他房里有人吗?说他色令智昏也不贴切。

  可若说他清心寡欲,可你看他选中的女子,哪有一点贤良淑德的,端木家还如此大脸,徳、淑两个字都占了去。

  说白了,也就是喜欢吧,你我半辈子,感情有,只是不够浓烈,你离开我,一样是雁国的徐阁老,子智只是不能没有徳淑,你非要说不对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  徐千洌见她说起两个人,神色有些不自在,什么是用情至深,子智那样吗?他们这样就不算相濡以沫了,他不认同:“刚才我说话有些急……”

  “不怪你!是他们不懂事,我做的也不好,后宅本是我打理,让徳淑闹出这种事来,还要你提醒,是我做的不够,你生气应该的。”

  徐千洌闻言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答话。